抗日战争牺牲最高将领,妻子悲痛绝食七天而亡,合葬梅花山

作者: admin 分类: 新闻 发布时间: 2019-03-17 15:50

作者:寻觅五年

声明:“兵说”原创稿件,抄袭必究

1938年,一则“59军在追击战斗中俘虏日军松井等一百三十名”的消息迅速传遍大江南北,被各家报纸纷纷转载,事实上,这则报道背后的战斗却只是俘获了一名叫做“松井一三”日军。“俘获日军松井一三一名”写成了俘获日军松井等一三一名,虽然消息不准确,但鼓舞人心却是实实在在的,而这次俘获背后的59军在临沂的战绩也是实实在在的。

抗日战争初期,但凡取得胜利的似乎都离不开一个对手——这个对手就是发动“九一八”事变,以一个师团夺下整个东北的“鲤”师团,也就是日军的第五师团,我们熟悉的是另一个称呼“板垣师团”:平型关,伏击的是板垣师团辎重队和援兵;台儿庄,受重创的是板垣师团坂本支队;昆仑关上,死的是板垣师团21旅团长中村正雄。

图:日军第5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

充当了这么多“大捷”的背景,并不是说这个师团弱,相反说明这个师团作为日军强悍,是侵犯我大好河山的日军绝对主力。

在台儿庄大捷前,其实还有两场鼓舞士气的胜利,一场是王陵基带川军血战滕县,另一场是59军张自忠和第三军团长庞炳勋共同创造的临沂大捷。

图:时任59军军长张自忠

一个军加一个军团,看起来量很雄厚,事实上庞炳勋的第三军团麾下只有一个40军,而40军下面又只有一个39师,5个团。作为曾经的西北军高级将领,庞炳勋即使早早投诚老蒋后必然不被信任的,给一个军团长命令,却只领着一个师的兵力,装备、训练更是可以想象,虽然在蒋阵战韩复渠后,官兵士气大振,但毕竟实力差距在那里。七七事变后,庞炳勋一直在津浦线附近作战,临沂战斗打响时,手中可用兵力已经不足万人。

临沂,距离台儿庄90公里。临沂不保,台儿庄将面临日军两路大军的会师。面对岌岌可危的临沂,李宗仁迅速调遣张自忠的59军从滕县向临沂增援。七七事变后被媒体扣上“汉奸”“卖国贼”的张自忠只想痛痛快快战一场,用献血洗刷自己身上的诬名,为自己正名,为西北军正名。滕县距离临沂90公里,张自忠亲自带队仅用一昼夜抵达战场。面对日军强大攻势,张自忠考虑到与其被动守城,不如主动出击,外围打得越好,临沂的压力就越小。于是兵分两路向日军侧后方迂回。

图:59军抵达临沂时战场态势

3月14日,日军虽然侦查到有兵力支援临沂,但没料到对方不但不进城依托城市防守,还大胆穿插自己的侧后方,被张自忠打了个措手不及,59军顺利夺占茶叶山高地、白塔村、亭子头等要点。第5师团不愧为日军老牌劲旅,面对侧后被突袭,并没有手忙脚乱,在继续保持对临沂压制的同时,抽调两个大队迅速回援,对迂回的59军发起冲锋。

张自忠并不是第一次对上日军,长城抗战中他带领部队在喜峰口留下“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”的赫赫威名,他深知面对日军装备更加先进,训练水平更高,要取得优势,必须与日军贴身近战。在沂河两岸逐村、两军逐屋争夺,反复冲杀,战线犬牙交错。双方冲杀不下几十次,59军两个师的连、排长几乎全部牺牲,营长也伤亡近半。

据当时担任副机枪手的阮明刚回忆到:死人像田野里割倒的麦捆子一样,一堆一堆,地面都被血染红了,双脚踩上去黏黏的。

图:前三天作战经过

此时临沂城内的庞炳勋见正面兵力减少,也主动出城向日军卷击,与张自忠形成夹击。经过三天血战,59军以3000伤亡解了临沂之围。眼见临沂局势得到缓解,徐祖贻建议张自忠撤出战斗修整,张自忠却想的是“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”,他要利用坂本后撤立足不稳断其一指。

16日晚,他要求部队“在坚持5分钟”,全线发动夜袭,这一招击中了坂本软肋,打得敌人节节后退,但是到了天明日军飞机快速支援后,没有空中掩护的59军同样损失惨重,没有发动后续攻击的能力。

图:临沂战报

就此,临沂战斗拉下帷幕,张自忠携59军,与庞炳勋的第三军团(事实上的一个师)与日军在临沂城下血战五天,用战绩洗刷了自己“卖国贼”的诬名。在后续武汉会战、随枣会战中,每战倾尽全力,为抗击日寇做出了卓越贡献。1940年枣宜会战中,遭日军重兵合围,壮烈殉国,成为首位也是唯一一位抗日战场上牺牲的集团军司令。张自忠将军牺牲后,其夫人李敏慧在悲痛绝食七天而死,夫妻二人合葬重庆梅花山麓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